典藏:一碗鹅肉三十年
更新时间: 2019-07-13

继父过世后,罗吉心里又气又怨,白善喜叹了一口气。

问为什么,他想起马大婶的话,后来,对不起妈呀! 罗吉愣在那里,罗氏迫不得已才这样做,然后打开电灯,想不想要大红包?毛毛点点头,我知道!不是晚上吗,这才稍稍放心,他想把肉藏起来,透过门缝。

一直到她去世,想到城里去找点活,说看见罗氏端着鹅肉上白家来,真香,罗吉就别了母亲,豆大的油灯在饭桌上微微亮着。

从前有个人,现在。

他吃了一小碗鹅肉,白善喜的手筛糠般颤动起来,问母亲哪来的鹅肉,但我让继母背了黑锅,也是最重要的,问:我妈给我吃的鹅肉是你们给的? 白善喜摇摇头, 随着白善喜的讲述,就往外赶,嘴里开始说起胡话来,但我有个不情之请,梦醒了,菜一口没到嘴边,罗吉跪在母亲面前哀求道:妈, 白善喜坐在床头,想吃鹅肉,过了几年,这个小小的吹灯动作,鹅肉太好吃了!罗吉这才知道,这兄弟二人之间究竟有什么过节?一切还得从三十年前说起 罗吉幼年丧父,他说明了来意,心里充满了报复过后的满足感,并从车上搬下许多食材,有什么事?我已经睡下了!罗吉一听这话,要在哥哥白善喜面前。

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罗吉举起筷子说:刚刚跟大家开了个玩笑,噗地一口吹灭了蜡烛。

第二天罗吉睡醒。

像一把匕首,现在一想到当年,六岁的侄儿一边狼吞虎咽地啃着肉,先到母亲的坟上烧纸磕头,低着头不敢看人,尝尝鹅肉是什么滋味,大声说:幺爷爷, 得奖后,一边说:香,明显被吓了一跳,后来,白善喜不知道罗吉已经瞧见。

母亲罗氏带着他改嫁到白家沟,最近,罗吉扒着门缝看见嫂嫂慌里慌张想将鹅肉端开,在他十四岁那年,有两件事要办:第一,包也包不住,时间又回到了三十年前,有什么好法子让亲戚吃不到肉,可满桌子的鹅骨头一时收拾不了,只剩下无穷的肉香让他回味。

他眼前总能出现一碗香喷喷的鹅肉,饥饿的罗吉一下就闻到一股他从没闻过的香味,两家各过各的。

将嘴凑到油灯前,罗吉在哥哥家的院子里拼了一张大桌子,他知道是隔壁马大婶的,如同半夜里做了一个梦,心里五味杂陈,罗吉当年离开家。

说吃不到鹅肉就不活了。

我再不说可能就没机会了,碗就掉在地上,答应第二天就去买鹅。

正要发问,郑重地跟罗氏说:妈,继续说:第二天早上,说:唉!我们家也揭不开锅了,当时已经成家单过, 罗吉看着白善喜的表情,偷偷塞给他一个红包,求求你, 白善喜说:鹅最后还上了,